Aries(輔導員)

在輔導室我最常聽見的問題就是:「我會否被醫好?」、「同性戀是天生的嗎?」今天人人都在熱鬨鬨地討論同性戀,很多同志為自己的性傾向感到驕傲,連非同志也為他們打氣,不「出櫃」似乎是個問題。然而,很少人留意同志中仍有一部份是決意離開同志世界的。這群人靜悄悄地過活,因沒人相信他們的意願,他們往住被認為是「不接納自己」,即使向熟悉的人分享,也很難使人明白同性戀為何要「掙扎」。

有一位求助者很苦惱地問:「我是否因為頑固不接納自己才會這樣?因為我不面對自己,所以我在同志圈裡不能投入生活?」然後花了個多小時,述說他在同志世界的經歷和感覺。我是服侍這群「少數中的少數」的輔導同行者,作為輔導員,我卻關心受助人心靈平安多於其他一切。正如這位弟兄的故事,我並非跟他討論「同性戀生活對或錯?」,卻花極多時間幫他梳理「同性戀生活對於是否適合」?(而無論其他人認為同性戀生活如何)。在輔導室的面談中,也聽到無數同志的故事,無論用心理輔導的專業知識,或用常人的眼光去看,我也莫能有證據總結這些同志不想過同志生活,是自己「恐同」所致。而幫助這些人處理自己的同性戀思緒,正是輔導員的工作。

一如飛機在跑道上起飛,那瞬間是秏用最多燃料的,改變裡感到困惑的人需要別人冷靜地聆聽、幫助。同行者就是在這種尊重他人、珍愛生命的情懷下同行。更多時,輔導員鼓勵人勇敢面對家人、同志愛人、性癮及性伴侶關係、因兩性及同性關係中的親密關係創傷(intimacy wounds)等,幫助他幫助自己,更好地回應人生裡很多其他的追求,而不單止為回應「同性戀」而活。

若然你也是不知如何回應同性戀傾向的同志,或已決定離開卻已力歇筋疲,或你是同志的家人覺得零希望,那麼,可否讓我給你一個溫馨的邀請?能否讓同性戀掙扎「放假」半天,你很累了,是時候你先愛惜自己!

我盼望困難裡的每一個人,都有他/她的同行者結伴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