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問題

 

 同性戀是否正常?

 

 同性戀是否天生呢?

 

 性傾向可以改變嗎?

 

 怎樣知道一位同性戀者是成功轉變了?

 

 同性戀傾向與成長創傷有何關係?是否有人沒明顯的創傷經歷,卻又有同性吸引呢?

 

 如果創傷並不一定是同性戀傾向的成因,那麼為何強調改變?

 

 同性戀是罪嗎?

 

 聖經禁止信徒就自然的性傾向發展出同性性行為,是否有違本性?

 

 有同性戀傾向的基督徒是否一定需要變為異性傾向?

 

 如果同性拍拖有愛冇性,這樣可以嗎?

 

 我想改變同性戀性傾向,新造的人協會可以幫助我改變嗎?

 

 我想改變同性戀性傾向,但我不是基督徒,也沒有打算信耶穌,新造的人協會是否仍願意幫助我嗎?

 

如果你的子女有同性戀傾向……

 

 如果子女跟我come out,我是否應該介紹一個「過來人」給他/她認識,藉此改變性傾向?

 

 我有一位親戚是女同性戀者,但我女兒自小跟她很要好,常一起玩甚至會到對方家過夜,我不認為女兒不能和她做朋友,但我又不免有點擔心,該怎麼辦?

 

 容許家長保留反對同性戀的立場之同時,又鼓勵家長接納子女和其同性伴侶,這會否有矛盾呢?

 

如果你是同性戀者的朋友……

 

 我認識一位朋友是男同性戀者,我帶他去教會,他願意決志,但仍然與男友維持同居關係,我下一步該做什麼?

 

 我有一位認識十多年的男團友,大家一起在敬拜隊事奉也多年,最近我才知原來他一直與男生拍拖,我該怎麼辦?

 

 身邊有位女同性戀者朋友,她很喜歡挽著我手,這對女生而言是很普通的,但我應否拒絕避免誤會呢?

 

 女同性戀者中的 B 和 G 是否很不同?是否B就要改變,G 就不用改變?

 
 

 是否把求助者轉介到新造的人/專業輔導就會「冇事」?

 

如果你想了解「新造的人協會」……

 

 新造的人協會是改變性傾向的輔導組織嗎?

 

 為甚麼很多專業組織都指性傾向不能改變? 
 
 

 聽聞一些國際知名的心理和精神醫學專業組織已經禁止會員提供改變性傾向的治療,並指出改變性傾向會對當事人產生傷害,而新造的人協會仍然提供改變治療,是否漠視專業團體的勸諭和受助者的安危?

 

 新造的人協會為何只幫助想改變同性戀性傾向的人士,而不提供鼓勵接受同性戀傾向的治療 (gay affirmative therapy),協會是否不尊重平等機會的原則和忽視不想改變性傾向者的需要?

 

 前 Exodus International 主席 Alan Chambers 公開向同性戀者道歉,承認「更正治療」為求助者帶來傷害,新造的人的回應是什麼?